当前位置:主页 > F生活台 > 正文

失车被押阿窿‧女商人:无端欠债1万‧查案官:要取车先还钱

2020-07-01 来源: 137 F生活台
失车被押阿窿‧女商人:无端欠债1万‧查案官:要取车先还钱(吉隆坡27日讯)燕窝加工厂女商人申诉,她的本田CR-V轿车失窃后,遭人盗用资料再把车子抵押给阿窿,导致她欠债1万令吉。警方在寻获失车时,竟要她自行与阿窿“私下调解”,否则反告她报假案,让她莫名含冤。来自霹雳怡保的事主陈宝玲(40岁)声称,她与家人于10月19日前往云顶高原度假,把本田CR-V轿车停泊在停车场后,即与家人直接入住酒店。直到26日下午,她们收拾行李準备退房时,才惊觉自己粗心地把车匙遗留在车里。“到停车场时,车子已经不见了,因为经常往来新加坡、怡保及吉隆坡,所以我都把护照、孩子的报生纸、汽车贷款文件及汽车保单等重要资料放在车里,我立刻在云顶的警局报案,希望找回车子及所有重要文件。”约一个月后,陈宝玲接到文冬警局的来电,她说,一位自称是助理查案官的男子通知她已寻回失车,并要求她到警局领回车子。她在隔天(11月19日)下午即赶到文冬警局,结果却被助理查案官指责她报假案,要提控她。与阿窿在警局食堂“谈判”“助理查案官说我向大耳窿借了1万令吉,并以这辆车子作抵押,他有证据,如果我不还钱,他可以告我报假案,扣留我。不久,有两名阿窿也来到警局,助理查案官要我自己私下与阿窿调解。”陈宝玲于週五通过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希望为自己讨取公道。她指出,她较后与两名阿窿来到警局的食堂“谈判”,助理查案官并未参与。“阿窿说有名男子把我的车抵押给他们,借了1万令吉,他们知道钱不是我借的,但借钱的人拥有我车子的保单文件及身份证副本,我必须还钱,或者把那个人找出来,才可以拿回车子。”她声称,根本不知道偷车者是谁,也不懂是谁滥用车里的文件,再把车子抵押给阿窿。她向阿窿解释后,对方却改口说,借出的1万令吉其实是买车的订金,有人以4万令吉将其车子转卖给他们,并在陆路交通局转让文件里盖了指纹及签名。陈宝玲一再强调,指纹及签名是假的,但两人就是坚持要她赔上1万令吉,才可以取回车子,只要她愿意合作,他们有办法让助理查案官不提控她。车子在警局锁匙交阿窿陈宝玲声称,车子失窃理应是受害者,却遭警方诬赖报假案,还要被阿窿讨债,无法取回失车。她质疑助理查案官在这起汽车失窃案中,似乎有意包庇两名阿窿,而最让她疑惑的是,车子目前正在警局,但车匙却在阿窿手中。她重申自己是无辜的,阿窿手中所谓的文件,其实都是她当初遗留在车里而遭有心者盗用借贷,基于文件中的签名及指纹并非出自她手笔,警方理因作出调查,而非以“报假案”的罪名,要她向阿窿妥协。她指出,她曾向助理查案官要求取回车内的护照,而后者却要她寻求阿窿同意,因为车匙还在阿窿那里。结果,她亲眼看着阿窿从口袋中取出车匙,开车让她领回护照后,再收回车匙。“阿窿说,只要我付钱,就可以拿回车子,他们可以等,1个月、3个月甚至是半年。”她说,若真的是欠阿窿钱,对方都是急着讨债,甚至“利滚利”,怎幺可能愿意等?陈宝玲强调,她坚持不付钱,助理查案官则要她回家等电话。自此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而车子目前仍在文冬警局,不允取回。林立迎:事主若无辜可向警索赔林立迎建议,陈宝玲若真的是无辜的,可以向文冬警方採取法律行动,针对其失车被扣押在警局的损失要求索赔,讨回公道。他在接获陈氏的投诉后,曾于11月29日致函给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要求调查这起失车被寻回,却一直被扣押在警局里的事件。较后,他在圣诞节前夕,即12月24日接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来电。“武吉阿曼的警员打来,只问了我一个问题,即是事主报案书编号所写的GH,代表甚幺?我直接回应他是云顶高原(Genting Highlands)的缩写,他就把电话挂上了。”林立迎抨击,如此莫名其妙的电话,已清楚说明警方的作业水平。他说,待此新闻见报后,若警方没有回应,他将协助事主向首相署公共投诉局投诉。另外,林立迎说,阿窿手中的文件除了签名及指纹是假的,亦未有填写转让者的个人资料,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效用。车被扣押仍需还车贷陈宝玲指出,车子目前被扣押在警局,但因尚欠银行车贷,每月仍得依时缴还1200令吉。自车子失窃后,对从事燕窝加工业的她而言,极不方便,往返怡保、吉隆坡及新加坡时,甚至是週五到林立迎服务中心开记者会,都必须乘搭德士。她指出,寻回车子是失而复得的事,没想到最后却惹上一堆的麻烦事。她的失车是2002年生产的本田银色CR-V轿车,车牌WUE3199,刚买半年,却倒霉遇到偷车贼。陈宝玲提出质疑1.失车已寻回,目前正在警局,但车匙为何会在阿窿身上,而不是由警局保管?2.查案官为甚幺要求她与阿窿私下调解?3.阿窿手上的文件都无法成立,男人去借钱,用的却是女人的身份证影本,再加上签名及指纹都是假的,查案官为何选择相信阿窿而非她,反指责她报假案,要扣留她?4.如果她真的借阿窿,阿窿会愿意以不加利息的方式,等对方半年,只求对方还钱?5.如果她真的报假案,为何一个月了,警方都未採取行动?甚至连一通跟进的电话也没有?警方未回应警方被指要失车车主和阿窿私下调解一案,本报记者尝试联络文冬警区主任曼梳询问详情,但不果,助理告知其手机留在办公室。另外,文冬警区副主任万阿兹哈则要求记者向警区主任寻求回应,至截稿为止,仍无法取得警方针对此事的答覆。‧2013.12.27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